原标题:奥地利经济学家:比特币没有内在价值

在8月5日召开的首届中国区块链媒体社会责任论坛上,著名经济学家向松祚用3个99%来形容当前的区块链市场:“99%的人根本不知道区块链是什么、99%的区块链公司根本不懂区块链、99%的区块链项目是骗子。”他指出:现在真正懂得区块链技术的人很少,区块链最近的火爆与狂热反应了中国整个社会的三大问题:贪婪暴富、浮躁浮夸、毫无底线,脱实向虚不利于中国经济的发展。

Bianews 9月11日消息,近日,奥地利经济学家Fernando
Ulrich表示,从投资的角度来看,内在价值(IV)指的是本杰明·格雷厄姆在一百多年前提出的一家企业的“真实的经济价值”。一家企业的内在价值通常是使用现金流量贴现法(DCF)来进行根本性的分析,通过此种方法算出。在这个角度来讲,比特币没有内在价值。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1

责任编辑:

向松祚教授对货币理论及国际货币制度演进颇有研究,师从“欧元之父”、199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蒙代尔,现任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理事兼副所长。向松祚教授用三个99%来形容当前的区块链市场,从这三个99%的结论,说明向教授对区块链还是做了一些研究,不然很难判断99%的人和区块链公司不懂区块链是什么。相比许小年等一些经济学家,对区块链持绝对排斥态度,小编觉得,向教授这种判断还是比较负责。

比特币作为私人货币,属于竞争性货币范畴,这种货币发行理念,向松祚教授及其老师蒙代尔的“区域性货币”不同。竞争性货币的支持者哈耶克生前多次表示,蒙代尔所倡导的欧元并不是好的解决方案。之前,向松祚教授表示,黄金和比特币的避险功能都是一种幻觉。避险货币就是美元,欧元能够避险,其他的都是辅助性的。日元英镑瑞士法郎,这都是辅助性的。黄金和比特币都是投机产品,不是避险产品,这是一种错觉。

黄金不小心躺枪了,但事实上,对黄金、股票、美元作历史性研究会发现,黄金确实不是避险货币,从历史角度,避险功能不如美元和股票。比特币基本排除记账单位、支付媒介两大功能,能否胜任价值存储?作为“数字黄金”,如何高频波动比黄金风险要大很多,不利于资金避险,尤其是大资金。

那么问题来了,99%的区块链项目是骗子,那么比特币是另外1%吗?如果是,为什么比特币不是骗局?

正常情况下,话都说到99%了,基本就否定了这个东西,留下1%只是给彼此留点颜面好下台阶。毕竟人都有选择性偏差的毛病,当信息经过“意念场”会自然弯曲,自然地选择站到另外1%一边。而一部分人则自然将区块链信息“弯曲”到99%里面。我们可以先了解一下,部分经济学家对比特币及区块链的言论:

郎咸平教授是比特币的绝对唱空者,多年前曾在电视上公开说,“比特币白送我都不要”。他认为,比特币是庞氏骗局,没有核心价值,最早时就是一群“加密朋克”的极端行为。

美国诺贝尔经济学家Paul
Krugman,比特币及其他加密货币使演化倒退了300年,这是因为与挖矿交易及验证区块链历史相关的成本将摩擦重新引入了货币生态系统。此前Krugman曾多次刊文称比特币是“邪恶的”以及是“长线诈骗”。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首席经济学家、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Kenneth
Rogoff认为,比特币的价值将在10年内低至100美元。美国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对数字货币提出质疑,如果数字货币没用于交易,那它实际上是一种货币吗?美国经济学家Peter
Schiff也提出类似的质疑:人们购买数字货币却没有使用它们。BTC是一项投机资产,不是一种可靠的价值储存手段,这是它最大的问题。经济学家Saifedean
Ammous指出,比特币的根源在于奥地利经济学派的原理,这种观点与许多比特币极端主义者类似。

Ammous的观点确实比较中肯,奥地利经济学家Ron
Paul就是数字货币的支持者,在其最新论文《美元困境》中表示,如今的货币体系很糟糕,贵金属和数字货币能够共存,以帮助对抗日益衰落的全球经济。英国经济学家William
Knottenbelt认为,加密货币可能会取代传统货币,其现在已经具有传统货币的基本功能。加密货币将在2028年成为主要的支付形式。经济学家Tuur
Demeester表示:“比特币是一种不受地理限制的经济体,越来越多的人正在持有、交易比特币,或在比特币之上建立事业。这是一个虚拟的大陆、基于云端的世界,我认为比特币的经济规模终将比肩美国。”

币圈也有对99%区块链持否定的观点,但对比特币几乎都推崇备至。不管是经济学家还是大众,都对这一新事物产生足够的好奇心和争论。比特币,是骗局,是“数字黄金”,还是“经济规模比肩美国”的神物,最终要回到争论的焦点——作为货币,比特币要什么价值?

郎咸平、克鲁格曼、Peter
Schiff等经济学家都对比特币作为货币存在的价值表示质疑。这种质疑不无道理,但是又非常复杂。首先,是否有价值?如何判断价值?这是一个在经济学领域争论了几百年不休的话题。亚当·斯密、李嘉图、马克思等都从供给端,坚持劳动价值论观点,而杰文斯、门格尔、克拉克、瓦尔拉斯及边际学派代表则另辟蹊径,从需求端提出效用价值论,尤其是边际效用价值论,对传统价值理论冲击很大,二者一度争论不休。经济学领域的折中大师,马歇尔则将供给与需求结合,折中融合了两种价值论,从时间上安排开二者的冲突。马歇尔认为,短期价值由边际效用决定,但长期来看,企业可以根据价格调整生产,生成成本决定价值。

然而,这种折中并未化解对价值论的争论,更为要命的是,信用货币脱离了黄金本位支撑,演变成为国家信用作为背书的无锚货币,更加剧了对于货币是否有价值的争论。简而言之,货币是否有价值,价值如何评估,本是世界级难题,而脱离国家信用背书的比特币像“妖猴”问世般火上浇油、乱上添乱。

相关文章